Toxicology Blog

食品藥物管理局公告DEHP的資料不是很正確!

 

以下是食品藥物管理局起雲劑遭塑化劑污染專區給民眾參考的網址,公告內容應該可以再小心一些。以下為一例。

http://www.fda.gov.tw/itemize_list.aspx?site_content_sn=2448

Q4.4 曾食用或飲用受塑化劑DEHP污染的食物,會不會引起癌症?(100.05.31新增)
目前尚無直接證據顯示DEHP會導致人類罹患癌症,因為:
1.依據文獻報告,到目前為止並無針對人體作DEHP的致癌風險研究,雖有動物實驗的結果,但是否可以引用到人體,值得懷疑。
2.在動物實驗方面,1980年代曾有報告指出DEHP會引起動物肝癌,另外還有研究認為會引起白血病及其他腫瘤等,但是相關研究數據數量並不多,不足以作為評估依據。
3.而在老鼠罹患肝癌的研究上,研究人員指出,對於老鼠致癌機制中所需的peroxisome,在人體身上並沒有,所以相關疾病不太會在人類身上發生。

**人體細胞有上百個peroxisome,以上3. 的說法不對吧!


美牛風險新聞參考稿--消基會呼籲大家參與美牛公投連署活動

美牛風險除不盡 吃素照得狂牛病 重啟談判 韓國能 台灣也能! 發佈日期: 2010.03.03附件附件
line

今(99)年2月10日,消基會前往中選會領取美牛公投第二階段連署表格,並召開記者會宣告美牛公投第二階段連署正式起跑!


記者會消息發布之後,當天下午即有消費者到會送交連署書,還表示身負朋友、同事所託,才親自前來送件,顯見許多消費者十分重視攸關消費與健康安全的美國帶骨牛肉進口政策,並且願意再次參與第二階段連署,以行動表達關切自身健康和環境的決心,令消基會士氣大振。


在發起第二階段連署的過程中,仍有許多消費者提出疑問:立法院已修法通過「食品衛生管理法修正草案」禁止高危險部位進口,為何消基會仍要繼續推動第二階段美牛公投活動?


為此,消基會特別在99年2月26日邀請學界專家學者,一同討論美國牛肉究竟還有多少消費者不了解的風險?台美簽訂的美國牛肉輸台議定書對於這些風險又有多少的『通融』?許多消費者必須要知道的資訊,不應該被隱匿!消基會將持續依學界、醫界專業意見發布資訊。


一、 普立昂蛋白一旦進入生態環境,傳染性至少可維持16年,這段時間內消費者可能透過食物鏈、汙水、輸血等方式感染新型庫賈氏症,換句話說,吃素者照樣可能得到人類狂牛病


目前台灣還沒有牛隻感染狂牛症的病例,亦僅有偶發性的庫賈氏病患,顯示台灣尚未受到普立昂蛋白的威脅;但令人擔心的是,一旦有感染性普立昂蛋白隨著美國帶骨牛肉進口到了台灣,而台灣目前卻沒有能力可以檢測出來,只能任由普立昂蛋白堂而皇之的進入台灣的食物鏈當中。


造成狂牛症與新型庫賈氏症的普立昂蛋白存在於環境中,可維持感染性與傳染性至少16年,除了直接食用有感染可能之外,科學證據已証明土壤和汙水都會持久性地累積普立昂蛋白並且具感染力,成為傳播來源之一,則可能透過食物鏈長期影響所有國人,甚至後代的子孫。


根據2008年6月發表在美國的科學期刊「環境科學技術」(Environmental Science & Technology)的一份研究報告,變性的普里昂蛋白質可以抵抗污水處理的過程,因此有可能變成肥料的一部份,而最後有污染水果或蔬菜的可能性。


直接吃到受感染的牛肉、內臟,或間接吃到受感染的其他動物肉類和農作物蔬菜,都會把異常蛋白吃進體內,光這一點,就已經不是不吃美牛、把肉煮熟就沒事了,而是「連吃素的人都可能有事」。事實上,英國醫學雜誌Lancent於1996年正式發表關於新型庫賈氏症的文章,當中提到,英國發現的10個狂牛症病人中,有一位自1991年起就是一個絕對的素食者!


而英國的神經醫學家,同時也治療過3位新型庫賈氏症患者的Alan Colchester醫師表示,其中一例為素食者病患,他認為可能是因為飲用了在英國肯特(譯名)地區遭受普立昂蛋白污染的污水意外進入了供水系統,造成飲用後感染新型庫賈氏症。


另外,英國狂牛症病史研究發現,輸血是狂牛症人傳人感染有效途徑之一,可怕的是捐血者的血液在潛伏期即具傳染性,醫學案例顯示,在其狂牛症狀尚未出現前三年半即具傳染性;至2008年止,已發現有4病例並非食用狂牛症病牛的牛肉而得病致死,而是因為接受輸血,受到帶有普立昂蛋白的血液感染。


因此,即使不食用美牛,甚至吃素,如果美國牛肉因抽檢比例過低,而產生之漏網之魚進入台灣,台灣就沒有辦法避免普立昂蛋白進入生態環境,更沒有辦法保證不會感染新型庫賈氏症,全體國民都可能成為狂牛症病原的帶感染原者。


二、 風險評估並非僅討論食用美國牛肉引起新型庫賈氏症的機率,而是要全面考慮普立昂蛋白進入生態環境可能造成的長期威脅。


美國在台協會前台北處長司徒文說:食用美國牛肉引起新型庫賈氏症的風險,比在台灣騎機車死亡的風險低;馬總統也說:吃檳榔、抽菸罹癌的風險,比吃美國牛絞肉、內臟得到新型庫賈氏症的風險還高;另外還表示帶骨牛肉的風險為千億分之2.7,牛內臟是百億分之1.5,絞肉是百億分之5.7。這樣比喻很不恰當;因為不該以交通意外來隱喻普立昂疾病的風險。


上述言論明顯對於風險的評估,有很大的缺漏;進口美國帶骨牛肉的風險,並非只有食用美國牛肉引起新型庫賈氏症的風險,仍必須考慮動物的普立昂疾病與生態環境(如汙水、土壤、飲用水、食物鏈等)的汙染、血液的感染、牛隻…等諸多因素,因此得到狂牛症等等的可能性都應該計入。


重要的是,對於罹患的消費者來說,罹病機率就是100%;在環境遭受到普立昂蛋白的汙染之後,可能會蓄積於土壤、水源之中,造成未來的下一代罹病的機率越來越大!


三、 目前發現得到新型庫賈氏症的病患,多發病在2、30歲,表示一旦發病,即會造成白髮人送黑髮人的悲劇。


歐美科學家針對新型庫賈氏症患者的基因掃描發現,帶有M/M子基因型態的人,屬於感染的高危險群;而高達98%的台灣人帶有M/M子基因型,因此,台灣人是感染新型庫賈氏症後早發病的高危險群。


罹患新型庫賈氏症的病患,目前已知,潛伏期可由5~50年,發病年齡在18-46歲左右,平均年齡29歲;一旦發病,不僅會影響一個家庭的完整,更會造成白髮人送黑髮人的悲劇!您忍心因為自己的口腹之慾罹病,還要讓老爸爸、老媽媽拖著年邁的身體照顧您嗎?而新型庫賈氏症沒有任何藥物治療,病發至死亡大約在一年左右,您又忍心讓白髮人哭送黑髮人嗎?


消基會呼籲


政府


1.美國牛肉進口台灣之風險評估與管理


依風險評估與管理學理來探討美國牛肉進口台灣的風險:


A、評估嚴重度:屬嚴重;因為會造成死亡事件的風險,台灣國際性名譽損失,對於損害所造成的資產重置價值的損失大於100 萬美金以上,因而屬嚴重風險,需要撤離或環境隔離措施。


B、評估發生率:機率很少,即不太可能發生,或僅在例外情況下發生(也許每5至30 年發生或或可能在2至5年內某一時間點發生)。


C、評估風險:依A與B做風險矩陣評估美牛輸台風險屬1~2級,即風險性極高~高風險。


D、應作風險管理:需要立即採取行動、必須著手「預應式風險評估」﹝HFMEA﹞或「根本原因分析」﹝RCA﹞調查、事故摘要報告,要國際或全國性協助或通報;或需要資深的管理者關注、需要資深的管理者決定是否國際或國家性通報及就蒐集資料進行改善專案。


2. 當民意累積到一定程度,政府即應展開重啟談判措施,相信重視民主(意)的美方政府不致輕忽國內廣大的民意基礎。


3. 目前政府面對立法院完成禁止絞肉、內臟之修法,美方持續對我方施壓,昨(3/2)日媒體報導,美國貿易代表署公布「2010貿易政策報告」,再次針對美牛進口向台灣施壓,政府應以民意為後盾,重啟談判。


4. 另外,韓國獸醫官派駐美國檢驗普利昂蛋白,我國卻沒有,以致我國缺乏普利昂蛋白檢驗機制,完全未管控風險。


業界


1. 在國際文獻上,美牛風險仍不可輕覷,為保障消費者健康與環境清淨,有良心的業者應發動拒賣運動,以積極作為保障消費者健康權。


2. 為讓消費者安心消費,呼籲應落實產地標示,建立起業者和消費者的信賴與互助。


3. 鼓勵進口與購買有普立昂檢驗篩檢安全證明的美國牛肉,雖然美國農業部反對這樣做,談判應以此要求為目標,起碼有此標示讓消費者選擇。


消費者


第二階段連署,連署人數應達到提案時最近一次總統、副總統選舉選舉人總數百分之五以上,亦即866,090人以上(安全票數是100萬張),且僅有6個月的時間(2010年8月10日以前送件),再扣除一個月整理成冊的作業時間,因此,消基會將截止收件日期設定為2010年7月15日,已不到5個月的時間。


仔細檢閱國際文獻,美國牛肉的風險歷歷在目,尤其當政府宣稱海綿狀腦病變(BSE)危機已接近尾聲之際,事實上,由2005年至今,仍可在全世界發現病例,且在英國以外的人類病例有些微上揚情形,狂牛症已由英國經法國東移,目前在葡萄牙、西班牙與日本方興未艾(請見附件)。


檢視韓國2008年,韓國總統李明博為與美國進行自由貿易協定(FTA)談判,宣布開放美牛進口,後引發民怨四起,儘管韓國政府再三強調美國牛肉是安全的,李明博也在電視上向國民道歉,強調FTA對韓國經濟的重要性,但韓國人民並不接受,百多萬人民走上街頭;最後成功致使美國接受與韓國重啟談判並換文!


消基會呼籲,只要消費者以實際的公投連署作為政府的後盾,讓美國聽到台灣消費者的聲音,至少在4月22日中美政府就議定書重新協商之日,我們應該要衝過50萬張連署書目標,相信可以給政府更大的信心。


酸價高的油炸油一炸再炸,膽固醇、反式脂肪及飽和脂肪酸濃度增加???

 

上篇文章談炸油酸價,看完後試試可將下列相關新聞(出處hinet)出現的錯誤挑出。

長庚醫院臨床毒物科主任林杰樑表示,酸價是檢視油質好壞的指標,油炸油加熱越高使用越久,分解產生的游離脂肪酸越多,衍生過氧化物或總極性物質也越多,越易致癌及肝病變。榮總臨床毒物科主治醫師楊振昌則指出,酸價高的油炸油一炸再炸,膽固醇、反式脂肪及飽和脂肪酸濃度增加,吃多了對心臟血管也不好。

答案:

一般店家會使用氫化植物油,(即大豆油、紅花油或玉米油等,經觸媒加氫反應製成半固體狀),不僅容易儲存,還可重複高溫油炸及增加風味。然而氫化處理過程也同時產生反式脂肪酸。

不飽和脂肪酸的分子式因氫原子位置的不同,分為兩種結構:一是順式鍵結,一是反式鍵結。因脂肪酸是人體用來建造細胞膜與荷爾蒙的材料,所有天然的不飽和脂肪酸都是順式鍵結,身體可正常利用。但反式脂肪酸是經人為氫化處理後才產生,雖然反式鍵結比順式鍵結穩定,但卻不存在於自然界,
因此人體無法處理這種油脂,堆積於體內,容易造成壞的膽固醇(LDL)上昇,好的膽固醇(HDL)降低。

所以,反式脂肪酸並非一炸再炸所產生,是氫化植物油中原本就存在的。

想必這又是半吊子記者大人的傑作!不過我下次遇到楊醫師時,還是會"虧"他一下。


食用油酸價

有同學在問油脂酸價過高

酸價(Acid value :AV) 定義為用來中和l克待測物,例如油中所含之游離脂肪酸所需要之KOH毫克數.既為酸價。酸價高則可能油脂產生水解酸敗或氧化酸敗,此油脂的敗壞現象,會導致游離脂肪酸的形成。以一般國際標準來說,品質良好之精製油的酸價為0.2 mg KOH/gram以下。

水解酸敗把脂肪酸鏈分解從脂肪裡的甘油結構中分解出來,並繼續被水解或氧化。

而氧化酸敗一般發生於不飽和脂肪,透過自由基填充脂肪裡的雙鍵部份而達成,並形成過氧化物。過氧化物極不穩定,會再繼續氧化,產生醛類、酮類及有機酸等。

 有害健康的包括中間產物,過氧化物及最終產生的醛類、酮類及有機酸等。

可是炸油酸價高,不一定全來自脂肪酸,下面的文章可以提供你更多的資訊

何時換油/實驗數據不能給答案

劉珍芳

台北醫學大學保健營養系教授

油脂是我們飲食中不可缺少的食物。但油脂非常容易劣變,其有六大敵人—光、熱、水、氧氣、食物殘渣、催化劑,只要烹調時有這些物質存在時,很容易發生氧化性的酸敗。大街小巷處處可見賣「油炸食品」的店或是攤販,這些「油炸油」的品質對於飲食衛生與安全也是我們擔心的問題。

在這次台北縣消保官主動出擊的速食業者使用油脂抽查活動中,引用本人數年前的研究報告,雖然字句上並無差錯,但後續出現許多錯誤訊息的傳達,造成消費大眾、業者的困擾,有必要澄清。

在我們的實驗中將大豆油加熱至攝氏一百九十至二百度,每卅分鐘油炸一百公克的根莖類食物,每天油炸六小時,持續四天,每天油炸完取一定樣本分析其油的品質。經連續高溫油炸六小時後,油脂品質即已開始發生變化(酸價、過氧化價均升高),隨著高溫油炸時間的增加,油脂品質會越來越差,包括肉眼可見的油色變深、黏稠度變大、發煙點降低、泡沫多、吸油力增大等。

其實影響油炸油品質或是何時該換油的因素非常多,包括一、使用的油脂種類:例如飽和度、原料、有無特殊處理等;二、油炸時的條件:例如溫度、鍋子的材質與大小、頻率等;三、食材的種類:例如水分的多寡、是否有醃過或裹粉、澱粉含量的多寡等。因此,油的品質之變化或是換油的時間點,與油炸的時間不是絕對的關係。

究竟何時要換油?這不是我們的實驗數據可解釋的,因為每個業者的條件都不同,我們不會也不可能說「六小時」一定要換油,因為那是太主觀的說法,也不是我們實驗的主要目的與發現。

事實上有關油炸油的研究,早在廿至卅年前於台大農化系營養實驗室即開始,這類學術性實驗的主要目的,是希望能提醒消費者、業者及衛生單位,都應重視飲食的衛生與安全,但靠這些實驗數據,絕對無法告訴業者,何時要「換油」,因為影響因素太多。

最重要的是,飲食衛生與安全人人有責。政府衛生單位要有良好的規範及做好把關,而業者要有職業的道德,消費者則是有監督與保護自我的責任與權利。


丙烯醯胺

北縣抽驗七家速食店,發現油品都含丙烯醯胺,丙烯醯胺就是acrylamide,下面這篇文章有很全盤的介紹,也從毒理學及風險評估的觀點教讀者判斷,推薦給大家。

文/ 蘇瓦茲

學家舉行記者會時,媒體通常期待聽到重大的消息。例如:他們複製出一頭羊啦;他們在試管裡發現核融合的方法啦;他們已經確定出人類基因圖譜的序列啦;或者他們發現襪子在洗衣機裡愈洗愈少的真正原因等等。

■ 記者聽不清,讀者陷恐慌

但是當瑞典的國家食品管理局在20024月召開記者招待會時,記者聽到的卻完全不是這回事。斯德哥爾摩大學的研究人員告訴大家,在洋芋片、炸薯條和很多平常的食物裡,發現到丙烯醯胺。由於這玩意兒不常聽到,記者在會後紛紛交頭接耳,「丙烯啥?它是什麼『碗糕』?」。這名字太拗口了,於是記者很快就讓它變成一個很通俗,但帶有強烈負面印象的名詞。

記者為讀者解釋說,丙烯醯胺是已知的動物致癌物,而它居然出現在一般的食物裡,這可能是每年幾千例癌病產生的原因。現在,它變成許多媒體的焦點。其實丙烯醯胺本來就少量的存在我們的生活環境裡,例如飲水就有它的蹤跡,世界衛生組織(WHO)就曾訂定丙烯醯胺在飲水裡的含量標準。但是現在它在洋芋片、炸薯條和一些烘培食物裡的含量,居然是水中標準的數百倍,這怎麼得了?

到底飲用水中為什麼會有這種東西呢?因為在水處理的過程裡,常用「聚丙烯醯胺」來捕捉並凝聚水中懸浮的雜質。聚丙烯醯胺是無害的,但它會含有微量的原始材料,也就是丙烯醯胺。當然,用大量的丙烯醯胺餵大鼠,會讓這可憐的小動物產生很多不同型式的腫瘤,不過衛生專家也都同意,由於丙烯醯胺在水中的最大許可濃度是十億分之零點五,也就是0.5ppbppb,十億分之一),因此每天由飲水裡吃進一、兩微克,是根本產生不了什麼效應的。換句話說,利用聚丙烯醯胺移除水中汙染物質的益處,遠超過它可能引起的風險

但是這些瑞典科學家所談的,並不是水中0.5ppb的濃度。他們發現在炸薯條裡,丙烯醯胺的濃度是400ppb,而洋芋片裡的含量更是高達1,200ppb。科學家認為這種濃度已經可能使人產生腫瘤了。丙烯醯胺的故事立刻成為媒體頭條,在超級市場的走道及食品製造廠的會議室裡,引起恐慌。它會只是曇花一現,很快就遭遺忘的虛驚故事呢?還是足以讓大家改變飲食習慣的重要事件?

要進一步探討這個問題之前,我們先回頭看看,食物裡有丙烯醯胺的事件,到底是怎麼暴露出來的。

這一切開始於1997年,當時瑞典有一些母牛發生癱瘓。比加(Bjare)半島地區的農夫發現他們養的母牛,站立時搖搖晃晃的;不久之後,漁民也發現養殖池裡的魚開始大量死亡。政府當局開始警覺,可能發生某種環境汙染問題了。

果然不出所料。當地附近建造了一條隧道,隧道壁發生嚴重的漏水問題,為了解決漏水的困擾,工程單位在隙縫裡灌了1,400噸的防水劑,而這些防水劑是用聚丙烯醯胺做成的。科學家早就知道,高濃度的丙烯醯胺會影響神經系統。母牛癱瘓和魚群死亡都是丙烯醯胺滲入地下水層所引起的。進一步的調查顯示,受影響的不只有母牛和魚群而已,隧道工人也受到了波及,有人覺得四肢末端知覺麻痺。正如大家所料,當地人嚇壞了,家畜全撲殺,乳品都銷毀。為了擔心丙烯醯胺的汙染,甚至連蔬菜也統統銷毀。

■ 事情沒有想像的單純

斯德哥爾摩大學的童奎斯特(Margareta Tornquist)教授,就是在這個時間點切入的。她受命調查隧道工人受丙烯醯胺汙染的程度,因此蒐集了工人的血液樣品,分析其中該化學物質的含量。為了做比較,她也分析了一般瑞典人的血液樣品。沒想到做出來的結果,讓她大吃一驚。

隧道工人的血液樣品裡,果然含有很高的丙烯醯胺。但出乎意料的是,其他人的血液也一樣,這些人血液裡的化學物質,又是從何而來的呢?瑞典飲水裡的丙烯醯胺的濃度是正常的,因此來源就很可能是食物了。經過一番波折,童奎斯特發現了洋芋片、炸薯條、麵包、餅乾和脆片裡有丙烯醯胺。最後證明,富含澱粉的食物在高溫的油裡炸過後,就會產生丙烯醯胺。

餵食油炸食物的大鼠,血中丙烯醯胺的濃度,比餵食水煮食物的老鼠要高得多。因此令人害怕的景象開始形成:在一般食物裡形成的這項致癌物質,會進入血液然後遍布全身。根據瑞典國家食品管制局的說法,他們有責任把這項風險昭告世人,於是就舉辦了這次的記者招待會。

但等一下,沒有證據顯示丙烯醯胺是人類的致癌物質。它是廣為人知的神經毒素。製造這種化學藥劑的工人,必定受高劑量的暴露,我們曾對8,000名以上的這些工人做過長期研究,並未發現它和癌病有什麼關聯性。還有一點是大家必須知道的,就是我們的食物裡本來就含有許多不同種類的致癌物。例如:花生裡有黃麴毒素、酒裡有乙醇、雪莉酒裡有胺甲酸乙酯、肉桂含苯乙烯,而牛肉濃湯裡有雜環芳香胺。對齧齒動物而言,這些化合物跟丙烯醯胺一樣,都是致癌物。

但我們吃的是食物,而不是單獨分離出來的化學原料。何況食物裡也含有很多不同的抗癌物,像綠色花椰菜、洋蔥、大豆、亞麻種子及蘋果,都含有許多抗癌物質。因此,沒有科學證據指出,食物裡的丙烯醯胺是導致每年幾千人罹癌的原因。不過,建議人少吃洋芋片、薯條之類的油炸的食物,倒有充分的科學根據。因此,如果因為害怕丙烯醯胺而避開油炸食物,倒是好事一樁。

不過食品工業界可積極多了。針對這個丙烯醯胺事件,馬上進行一連串研究,探究在烘培過程中丙烯醯胺如何形成,該怎麼降低它們的含量。不久,就發現丙烯醯胺分子主要是來自一種叫做天門冬醯胺的胺基酸。天門冬醯胺在富含葡萄糖的環境裡加熱時,會經過一系列的化學反應,最後釋放出丙烯醯胺。

於是食品化學家開始工作,發現在較低溫度(低於175℃)下烘焙或油炸,丙烯醯胺的含量會明顯降低。如果調整食物的烹調條件與製作順序,含量能進一步降低。例如在烘焙薑汁餅乾時,如果其中的膨脹劑以碳酸氫鈉(烘焙蘇打)代替碳酸氫銨時,丙烯醯胺的含量能減少60%。在油炸之前,若把薯條在稀釋的醋酸溶液裡浸泡一下,也會大量降低丙烯醯胺的含量。

很多類似的指施已經正式採行,因此美國國家環境衛生科學研究院的國家毒物學計畫,召集了相關的專家開了一個研討會,訂出食物裡丙烯醯胺的安全標準:每人每天的攝取量,在一公斤體重裡低於0.43微克,就不會有問題。這個標準遠低於會使實驗動物誘發癌病的量。

■ 會不會致癌,不能隨便說說

前幾年,美國哈佛大學的公共衛生學院和瑞典的卡洛琳斯卡研究院,共同做了一項研究,結果也令人安心不少。他們發現攝取丙烯醯胺與發生結腸癌、膀胱癌及腎臟癌之間,並無關聯性。該項計畫的研究人員把這個控制實驗的結果,發表在2003年的《英國癌症期刊》上。他們調查了987位癌症病人日常飲食裡的丙烯醯胺攝取量,再和538位正常人的攝取量比較,看看能不能在癌病和這個化學物質之間,找到關係。結果看不出有什麼關係。

癌症病人攝取的丙烯醯胺量,不會比健康人多。事實上,飲食中攝取較高丙烯醯胺的人,罹患結腸癌的風險反而較低,而不是較高。當然,我們也不準備宣稱丙烯醯胺是抗癌物質。最可能的情況是,含有丙烯醯胺的食物同時也含有一些其他成分,例如纖維什麼的,而這些成分有抗癌的效果。一項義大利的研究也得到類似的結果,由針對超過7,000個癌症病人的調查顯示,癌病和炸或烤馬鈴薯的消耗量之間,並沒有關係。

至於丙烯醯胺和乳癌之間有沒有什麼關係,也有很多人研究。因為高劑量的丙烯醯胺會使老鼠得乳房腫瘤的風險增加。發表在在2005年《美國醫療協會期刊》的一篇瑞典研究報告顯示,在追?了超過43,000名平均年齡39歲的婦女七年之後,發現丙烯醯胺和乳癌之間並沒有什麼關係。他們根據在研究開始時對婦女的飲食所做的問卷調查,把對象依丙烯醯胺的攝取量分成五組。後來其中約有700人診斷出得了乳癌,但並沒有證據顯示,丙烯醯胺攝取量的多寡與罹患乳癌有什麼關係。

最後,我想提醒大家注意一篇發表在《美國臨床營養學期刊》的文章,這文章不像丙烯醯胺的故事那樣引人矚目。美國杜蘭大學的研究人員研究超過9,000位大約25歲的人,發現每天吃三份以上蔬菜、水果的人,比起吃得少的人,得到中風和心臟病的風險低了大約30%。他們並未召開記者會,但其實應該要召開才對。(摘自本書第一篇〈吃這些損健康?〉)......詳全文
{本文摘自《科學新聞不能這樣看》


毒奶粉元兇:三聚氰胺(melamine)

  

  除了三鹿奶粉,中國大陸在廿二家嬰兒奶粉裡檢出三聚氰胺,至少有6200名嬰幼兒因食用含有三聚氰胺的不合格配方奶粉患病,死亡。事實上,2007年,中國江蘇和山東兩企業輸往美國的寵物食品誘發大量貓狗死亡。調查結果認為:兩企業部分出口的小麥蛋白粉和大米蛋白粉,違規摻雜了≦6.6% 三聚氰胺的小麥蛋白粉是「寵物食品」導致中毒的原因      三聚氰胺(cyanuramide),分子式是C3H6N6,又名氰尿醯胺,俗稱蜜胺(Melamine),是一種重要的有機化工中間產品。日常主要用途:與醛縮合,生成三聚氰胺-甲醛樹脂,用於塗料、層壓板、模塑膠、粘合劑、紡織和造紙等。此外還可用於皮革鞣制、阻燃化學品以及脫漆劑等,具有優良的耐水性、耐熱性、耐電弧性、優良阻燃性。三聚氰胺外形為白色單斜晶體、無味,形似蛋白粉。因此被不法商人用作食品添加劑,以提升食品檢測中的蛋白質含量指標,因此三聚氰胺也被人稱為"蛋白精。由於蛋白質主要由氨基酸組成,其含氮量只有16%,一般不超過30%檢測食品氮原子的含量多透過「凱氏定氮法(Kjeldahl method)」來間接推算蛋白質的含量。而三聚氰胺的分子式含氮量高達66%,一般常規檢測無法測出,可以用來「假扮」蛋白質之劣質食品,且其費用只及真實蛋白原料的20%,又可使得食品的蛋白質測試含量偏高。 傳統的食品蛋白質含量測試方法,是由一位丹麥釀酒商克耳達(Johann Kjeldahl)在1800年代後期所發展出來的。這個分析技術是利用強酸來浸漬樣本,分解其中的有機物並釋放出氮,稍後氮則被轉化成氨。從氨的含量可以換算出在原始樣本中的氮含量,並以此表示出蛋白質的含量。來自麻州大學阿摩斯特分校的食品科學家麥克雷蒙(Julian McClements)表示:「這是一個有力且精確的方法。」這個方法吸引人,主要是因為可以運用在各種不同的產品與蛋白質上。

另一個利用氮基的類似技術「杜馬斯法」(Dumas test),在食品業裡也相當普遍,這種測試法仰賴燃燒樣本來釋放出氮。國際分析化學家協會(AOAC)是一個為各類分析方法設定標準的科學機構,杜馬斯法被AOAC列為測量食品中蛋白質含量的標準方法。 利用氮基的方法也許經過試驗,但結果並不完全真實。這類的測試方法假設食品中所有氮的來源,都是由胺基酸組成的蛋白質。如果被分析的食品沒有摻入雜質,那麼這項假設便是合理的,因為食品中的其他主要成份(碳水化合物與脂肪)並不含有氮。但這些測試方法檢測的是來自蛋白質和非蛋白質的全部氮含量,而不是真的直接測量蛋白質。 三聚氰胺本身沒有任何營養價值,並不能真正替代蛋白質,添加之後,只能造成蛋白質含量提高的假像,價廉且容易獲得的三聚氰胺代替了真正的蛋白質而混入嬰幼兒食用的配方奶粉之中,缺德的商人賺取暴利,然而,奶粉當中的營養物質含量遠低於正常值,同時產生毒害。三聚氰胺急性毒性輕微。將大劑量的三聚氰胺餵給大鼠、兔和狗後沒有觀察到明顯的中毒現象,但大鼠口服的半致死劑量(D50):大於3/公斤體重。慢性服用則引起生殖毒性及腎結石,引發腎衰竭或膀胱結石導致膀胱癌。


Avermectins 作用

the avermectins(AVM),可殺蛔蟲、線蟲,甚至昆蟲等無脊椎動物。該藥對無脊椎動物神經系統有很強的活性。其作用機制在於增強GABA神經傳導物質的作用,打開氯離子通道使胞膜電位降低,對刺激無法反應而麻痺、癱瘓。而且因為AVM分子量大、疏水性強,不能通過脊椎動物的腦血屏障,故只對無脊椎動物有影響。

 


Avermectins

 這星期毒理學上農藥,有一種殺蟲劑叫Avermectin,研發者是我們的院士,附上他的文章

送藥到西非的感人故事

 

撰文/王正中(美國加州大學藥物化學系教授,中央研究院院士)

 

很多年以前,當我結束博士後研究,正準備找工作時,腦中有許多理想,心中更是十分熱情,總想做一些事來幫助世界上的窮苦大眾。有鑑於幾千年來,寄生蟲傳染病一直是屠宰人類最大的劊子手,更是窮苦落後國家人民的惡煞星,於是有一天我鼓足了勇氣,到一家美國著名的製藥公司毛遂自薦,要求加入他們陣營來研發抗寄生蟲的藥物。公司負責人滿口答應了我的要求,於是我就喜孜孜的入伍了。段

 

進入這家公司以後,發現他們要我從事的研究是有關雞、牛、羊、豬、狗和貓的寄生蟲,與我的初衷大相逕庭。幾個月過去了,實在忍無可忍,於是在公司內搞了一聯串的討論會、演講、聯誼會,與同仁暢談公司如何能研發出更有意義的新藥,以治療人類最可怕的疾病。這樣喧鬧了幾個星期,有一天公司總裁召我去談話,他非常和顏悅色的跟我說:「正中,我很高興看見你舉辦的這些活動,它們都是很有意義的。不過,我要讓你知道,我們公司不是聖誕老公公,沒有義務去拯救全人類。我們的責任是取悅於股東,如果在做這個努力時,我們也對人類健康做了一些貢獻,那當然再好不過了。」

 

往後10年,我埋頭與公司多位同僚合作篩選動物寄生蟲的新藥,居然有一天走了大運,讓我們研發出一個曠世奇藥──艾維爾麥克錠(Ivermectin)。這個藥殺線蟲與昆蟲有奇效,可是對哺乳動物的毒性卻極低。公司出售它來治療牛、羊與狗的線蟲傳染病,藥到病除。每年的獲利超過10億美元,而且還能持續10幾年不衰呢!

 

艾維爾麥克錠初上市的時候,我與幾位同仁去拜見公司的新總裁,向他提起在非洲西部的一種線蟲傳染病──河盲症。這個疾病使得數百萬西非的壯年人失明,當地的經濟也因此無法發展,何不用此新藥去試一試治療河盲症呢?於是新總裁慨然應允,撥款500萬美元在西非進行了臨床試驗,果然發現此藥具有奇效。病人只需每半年服用一次,一兩個回合之後,體內的河盲線蟲就會銷聲匿跡了。

 

就在這個時候,我的公司作了一個最驚人、也最感人的決定。由於公司在西非並無分號,售藥給當地窮苦病人又無利潤可圖,索性每年出資100萬美元生產此藥,贈與西非人民,再經世界衛生組織將此藥代為運送西非各地。當地人民多居住在水、陸、空均無抵達的角落,「赤腳醫生」必須要趁趕集的日子,帶著滿口袋的艾維爾麥克錠來到市場裡,就不分青紅皂白地逢人便送。送個10幾年下來,西非的河盲症就已經完全控制住了。而我的公司呢,也因此而聲名大噪,廣受世人的崇敬。

 

這個故事,雖不免有「窮人不如富人狗」之譏,但它的結局是美好的。可惜的是,它卻成了廣陵絕響。河盲症雖然征服了,千百種其他的寄生蟲傳染病卻日益猖獗。死於那些疾病的人數,今日已遠遠超出歷史上的任何記載。尤其令人痛心的是,幾個過去貧困的國家,如今雖然經濟發達,境內寄生蟲病仍然嚴重,卻仿效西方國家,將寄生蟲藥物的研發置於末位。


可能產生史帝文生氏-強生症候群的藥物

用於治療癲癇、三叉神經痛等疾病的Carbamazepine(卡巴氮平),由於可能產生嚴重的毒性表皮溶解症或「史帝文生氏-強生症候群」,衛生署要求此藥物須加註警語,提醒帶有HLA-B*1502基因的患者須小心使用。

毒性表皮溶解症跟史帝文生氏-強生症候群的最大分別就是在皮膚脫落的程度,低於體表百分之十時稱為毒性表皮溶解症,超過百分之卅,就叫做史帝文生氏-強生症候群。HLA-B是人類第六對染色體上的一個對偶基因,與免疫細胞辨認抗原的功能有關。HLA-B 的基因序列大同小異,但是根據這些基因序列的不同,全世界人類的HLA-B就可分為500多種基因型。本圖為HLA-B幾種基因型的部份序列,B*1502與其他基因型雖然只有幾個鹼基不同,卻是導致史蒂文斯–強生症候群的罪魁禍首。

帶有HLA-B*1502基因的病患在使用卡巴氮平後發生史帝文生氏-強生症候群的風險,至少比不帶有此基因患者高了193倍,而台灣約有百分之五的人帶有此基因,要小心使用此藥品。

 可能產生史帝文生氏-強生症候群的藥物還包括

癲癇治療藥:PhenytoinPhenobarbital

抗結核藥ethambutolrifampicinisoniazidpyrazinamide

非皮質固醇抗發炎藥SulindacMefenamic acid

抑制胃酸和胃痛Ranitidine(雷尼得定),作用於神經的抑制胃酸分泌藥物,通常用於治療消化性潰瘍。

治療痛風的Nabumetone(那別敏)Allopurinol

抗生素TetracyclineampicillinSulfamethoxazoleTrimethoprim


硝基?喃和恩諾沙星

颱風過後菜價上漲,家庭主婦上市場,瘦肉精風波未平,鱒魚又被驗出含有氯黴素及硝基?喃代謝物,實在不曉得吃什麼好?氯黴素一看就知道是抗生素。硝基?喃類大家就比較不熟悉了。硝基?喃類化合物也屬於廣效型抗生素或稱為抗菌劑主要包括四種化合物,即?喃唑酮(俗稱痢特靈)furazolidone、?喃它酮Furaltadone、?喃妥因nitrofurantoin和?喃西林nitrofurazone。?喃妥因nitrofurantoin和?喃西林nitrofurazone臨床上分別用在泌尿道感染症及皮膚及粘膜的感染,如化膿性中耳炎。?喃唑酮Furazolidone因價格較低廉且療效佳,而被廣泛用於畜禽及水產養殖魚類,用以治療由大腸桿菌或沙門氏桿菌所引起之腸炎,養殖魚之癤瘡、赤鰭病、潰瘍病等。使用上一般於飼料中添加或養殖魚之藥浴,由於硝基?喃類抗菌劑及其代謝物之毒性問題(具致畸、致癌性及致基因突變性,因為硝基?喃類化合物代謝還原反應時會產生自由基攻擊DNA,目前世界各國普遍禁止使用。硝基夫喃類抗菌劑本體在生物體內代謝迅速,半衰期僅約數小時,但其代謝物因和蛋白質結合而相當安定,半衰期4~9天或更長。因此可在魚蝦中驗出硝基?喃代謝物。 

鰻魚驗出的是恩諾沙星

恩諾沙星Enrofloxacin,屬氟奎諾酮類廣效性抑菌劑,對於革蘭氏陽性菌、陰性菌及黴漿體具有抑菌作用。恩諾沙星被禁的原因不同於硝基?喃,它是因為很容易讓細菌產生抗藥性,一旦具抗藥性的細菌感染人類就麻煩了!


火狐狸是什麼?

火狐狸是什麼?稱火狐狸(Foxy)的新興濫用藥物N,N-diisopropyl-5-methoxy-tryptamine (5-MeO-DIPT)5-MeO-DIPT對血清素(serotonin,5-HT, 5-hydroxytryptamine) 回收運輸 (transporter)高親和力選擇性抑制,使腦中血清素過度作用。使用後會產生迷幻現象,並有興奮、瞳孔放大、噁心、高血壓及心跳過速等症狀,國外有多起致死案例。其實許多tryptamine色胺酸的同類物都是幻覺藥物。大家熟悉的抗憂鬱劑百憂解也是抑制「血清素回收運輸體」以提高神經之血清素濃度,來改善憂鬱症病人的情緒,也有被濫用的報導,只是成癮性不是很強。

 

 

      


錯誤的瘦肉精風險新聞

 錯誤網路新聞如下

林口長庚醫院毒物科主任林杰樑指出,根據美國FDA毒物學資料庫中規範,每公斤肉中含1.25微克就已有風險 (錯誤1)若以50公斤體重的人而言,食用6.2公斤豬肉就會超量(錯誤2),食用0.7公斤豬腎則會超量。衛生署食品衛生處長鄭慧文則舉豬腎為例,他指出,約吃到670公克就可能達到風險值,市售一碗麻油腰花約殘留(錯誤3)50公克左右,必須每天吃上12碗才可能產生風險。

錯誤1風險是根據攝取量,而不是含量來評估。

錯誤2:以營養均衡及食量考量,吃6.2公斤的肉當然超量。

錯誤3:豬腎

以下算法才正確正確

以美國合法Ractopamine為例,建議可接受的每日攝取量(acceptable daily intake)是每人每公斤0-1微克(0-1μg/kg bw),以1微克計算,成人50公斤折算一天可接受攝取的量為50微克。國內豬肉被檢測出Ractopamine含量0.37微克/公斤,一天攝取須超過135公斤豬肉才有風險。若以豬肉10 ppb(微克/公斤)、豬腎臟90 ppb(微克/公斤)的殘留標準,一天吃5公斤豬肉或550克的豬腎即會產生風險。

當然瘦肉精的健康風險指的是beta2 adrenergic agonist的藥理作用,如心跳過速、肌肉顫抖,頭暈、頭疼、噁心、嘔吐等。Ractopamine不屬於直接致癌劑,不過長期過量攝取引起心肌病變,較值得注意!


毒理觀點看瘦肉精解禁

衛生署表示,我國將允許豬、牛肉品Ractopamine培林殘留含量分別是肌肉、脂肪部分一○ppb、肝臟四○ppb、腎臟九○ppb,其他豬、牛可食用部位不得檢出。

    實驗證明代謝速度較慢之瘦肉精另一成分Clenbuterol則允許牛與馬之肌肉、脂肪殘留○.二ppb;牛、馬肝臟及腎臟殘留○.六ppb,牛乳○.○五ppb,豬肉無論進口、國產均不得檢出。

以毒理的觀點來看瘦肉精解禁是合理的啦!如果下藥不要太猛,在合理的殘留量範圍,以一般人吃豬肉的量來說,風險應該很低!應該比吃黑鮪魚攝入有機汞產生不良影響的機會更低,為什麼呢?想一想,下次再告訴大家。


什麼是瘦肉精?

什麼是瘦肉精?
廣義的瘦肉精包括多種腎上腺乙型接受體作用劑beta2 adrenergic agonistClenbuterolSalbutamol RactopamineClenbuterol Salbutamol對支氣管平滑肌有較強而持久的擴張作用。臨床主要用於治療支氣管哮喘的藥物。1980年代初,美國一家公司意外發現,一定劑量的Clenbuterol添加到飼料中,動物食用後在代謝過程中能夠促進蛋白質合成,加速脂肪的轉化和分解,提高動物的瘦肉率。除了養豬業者使用,人們也把Clenbuterol拿來當成減肥藥。其中毒性較低的Ractopamine 商品名PayleanTM被美國FDA approved 使用在養豬業。聯合國糧農組織也針對Ractopamine,建議可接受的每日攝取量(acceptable daily intake)是每人每公斤0~1微克(0-1μg/kg bw)
beta2 adrenergic agonist
副作用,症狀包括震顫、心悸、頭暈、焦慮、頭痛、失眠、血壓上升、味覺異常、口咽乾噪 人怕出名豬怕肥,這句諺語,應該又有新的詮釋!

 


bisphenol A雙酚A

 

一種在塑膠食物容器中的化合物被發現會影響老鼠的卵子發育,而造成後代的染色體數量異常

Case Western Reserve Univ.遺傳學家Patricia Hunt1998年發現她研究的母鼠的卵有奇怪的變化,有四成的卵是異常的,它們在減數分裂時似乎出了差錯。後來Hunt注意到她的塑膠鼠籠似乎快被侵蝕掉了,結果是因為實驗室的人錯誤地用高鹼性的清潔劑清洗鼠籠。

Hunt等人偵測到原來是破損的鼠籠裡的一個種化合物bisphenol A (BPA)雙酚A造成了減數分裂的差錯。BPA廣泛地使用在製造透明的塑膠瓶,它有雌性激素的活性,有人懷疑它會損壞胎兒的性器官。接著他們把那些老鼠和養在未損壞的塑膠鼠籠的老鼠相比較。養在損壞鼠籠的老鼠有差不多四成的減數分裂差錯,並且有12%的卵有異常的染色體數量。他們被BPA加到水裡餵老鼠,就算只有十億分之廿的含量,也造成了8%染色體異常的問題,正常來說只會有1%的異常。